牟小格

只写爱情💓屏蔽章节看微博/扣站 同名 有事私信

5218百万男模 13

肖战接到电话后是蒙的,那种从心底而升的惊慌感与无力瞬间感占据了他的大脑。

按理来说王一博向来做事自信且有分寸,这种直接把自己搞进医院的事情还是头一次见。电话里,自家老爸说的三分严重七分惊恐,然而原因隐晦,更让他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话里话外,怎么听怎么都像是搬救兵来了。

不说其他,自家老爸很少这样委婉的叫他回家,单单这样,他也放心不下,更是有一种莫名的焦灼与心虚。

 

他想着刚回来没几天屁股还没坐热乎,就要卷铺盖再回家,虽然路程不算太远,却也缩短了他准备的时间。索性,他打开行李箱把要去临城比赛的衣服设备装进飞机箱里,拎着箱子就奔路程三个小时的家附近医院去。

 

病房依旧如常,正是中午时间,两位长辈与齐奇都陪伴在身边“不离不弃”的照顾病号王一博。

气色倒是如常,只是右腿依旧僵硬的架在床上,边玩手机边听自家老妈是不是的嘴炮攻击,这几天的事情堆积成山,王母单方面输出得不到王一博的回应,面对“死鸭子嘴硬”更是心里憋着火气。

肖父在病房看了两天火药炮筒般的对决,拿着手机低头快速的回复了些什么,抬头展开眉头堪称笑逐颜开的看了自己老婆,道:“放心吧,一会战儿就到了。”

“什么时候?!”

齐刷刷的两道目光瞬间集中在男人的身上,异口同声,语气却是天壤之别。

王母瞪大眼睛,满是惊喜。

王一博瞪大与自己母亲相似的眼睛,却满是惊恐。

“就快了。”肖父笑眯眯的沉浸在被解救的快乐中无法自拔。

空气瞬间被分成两个纬度,从王一博的病床边和母亲的椅子中间分裂开来似乎形成了一堵无形的墙。一边欢快的冒着泡,一边低沉的已经乌云密布了。

突然,王一博猛然抬起头,低沉且深邃的目光盯着在一旁默默玩手机的齐奇,逐渐爬满了复杂的情绪——他认识肖战就是百万赞赞,见过其人,却不知道他们的关系。

此刻,这位一脸懵逼的小伙子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要被王一博眼神诛杀的定时炸弹。

他感受到两道凌厉的目光,疑惑的抬起头看王一博:“咋了?不舒服?”

“你要不先回去吧。”王一博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控制着自己心虚的情绪。

“啊?”少年摸不着头脑,转眼一想,又试探道:“你那个哥要过来看你?”

他的印象中,王一博一直对这个重组家庭的后哥闭口不提,态度冷淡且能避就避,原来关系已经僵硬到这种连好友都怕尴尬的程度了吗?

既然如此,那他作为好朋友一定有责任保护隐私、保护尴尬,保护小王同学脆弱且被压榨的的心灵。

王一博静静地看着齐奇变化莫测的脸颊,眼神复杂且越发同情……变幻中又带着恍然大悟与安慰似的目光,盯得他浑身发怵又……莫名其妙。

急上加急,王一博来不及多想,只是更焦急的想把他支走再说,只是刚要开口……

“战儿,对对,对就是三楼……”肖父接了电话起身,作势就要出门。

王一博“噌”的一下坐起来,堪比诈尸一般的差点就从床上弹了下来,顾不得什么直接赶着齐奇离开:“你先走!”

齐奇摸不着头脑,一时间更有些愣神,只好作罢向门外走。

 

“哎,战儿!”

肖父挡在了门口的出路,也让他十分碰巧的看到了王一博那位兄弟……

齐奇眨了眨眼,脑子空白了一秒,猛的瞪大了眼——

一万只草泥马瞬间奔腾而过。

草草草草草——

这,这这这不是那个罪魁祸首的男主播吗?!

“你怎么还拎个箱子来,快快快,进来!你阿姨一听你来心都不堵了。”肖父像看到救命恩人一般拿过箱子往门后一放,拽着他的手就往病房里塞。

没错,是迫不及待的“塞”。

齐奇深吸一口气,贴在墙根堪称是个壁虎一样瞪大眼睛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的盯着肖战,惊恐万分——

这这这这……这是他那个哥?!

什么?!

齐奇受到一万点暴击,瞬间感觉自己的脑子“砰”的一声,炸了。

王一博疯狂刷钱的主播竟然是他哥?

还有比这更离奇的事情吗?

并且……看这情况,似乎除了王一博并无人知情,怪不得他这么着急让自己离开——

 

他深深的咽了几口唾液,看着王一博越发越白的脸庞与又怂又慌的表情,突然想着……这次的灾难降临绝对不是什么“天灾”,而是“人祸”,并且,他特别乐意看到这个“人祸”的后果,只是现在不是时候而已。

 

想着,他一溜烟的窜了出去,心中五味杂陈的带上了门,惊涛翻涌的站在门口平静半响,最终挂上幸灾乐祸的表情离去。

不对——

王一博问过他如何点哄睡项目……

王一博问过他都有什么隐藏项目……

王一博问过他怎样算是独宠……

王一博为了他抽奖秒榜……

王一博为了他卖了限量款乐高……

王一博为了他参加危险项目比赛……

王一博喜欢男人……

……

“卧槽!!!!!”

无声的呐喊,内心的喧嚣,极度的惊悚,骇人的真相,齐奇觉得自己快要爆体而亡了。

 

王一博此刻面如死灰,从齐奇堪称见了鬼的表情中他就已经明白自己已经暴露了,而现在……

他看看风尘仆仆的肖战,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是在悬崖边缘徘徊。

肖战大眼睛水汪汪的盯着他的脚踝,眉头紧皱,肉眼可见的心疼感分分钟传递有神,他身上还带着灰尘气,此刻却是连坐下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的弯着腰小心翼翼的观察,手指欲言又止的停在半空中,最终还是没能下的了手去轻轻触碰那么一下。

“怎么这么严重……”他低声喃喃,转眼又带着些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王一博:“你怎么玩个滑板能搞成这个样子?”

“我……”

王一博支支吾吾半天,直接被王妈见缝插针的打断:“你前脚刚走,后脚这小子就偷偷跑去比赛,参加这么危险的比赛不说还要——”

“偷偷比赛?”肖战疑惑,一时间摸不着头脑,看了看一脸焦急的阿姨,又看看王一博可怜又好笑的右腿,不禁微微皱起眉:“黑赛?”

“不不不不不!”王一博猛的直起腰,第一反应就是拒绝:“怎么可能!正规比赛!”

“呵,可不是呢,高难度正规比赛,就为了多拿俩钱。”

面对阿姨屈指可数的阴阳怪气,肖战表示惊奇且不可思议,脱口而出的就是:“为什么?”

“没……”刚一开口,再次被王母打断:“说出来你都不信,竟然是为了个主播!还是个男主播!为了给他刷钱又卖乐高、又不顾安危去搞什么比赛的——”

肖战沉默了。

他下意识的一愣,不可思议的看了看王一博,却听着阿姨说的像是内涵自己似的没有什么滋味,他砸吧砸吧嘴,深吸一口气皱起眉头看向王一博:“你……什么情况?”

“……”王一博抿嘴,不语。

肖战眯了眯眼,带着些居高临下的态度,连声音都冷了几分“你什么时候玩这个了,什么平台?”

“……”王一博继续装死。

王母趁机没好气的告状:“菜芽。”

“菜芽??”肖战一愣,下意识的确认:“豆芽?”

王母恍然大悟,点头如捣蒜:“对对对,看我这个记性。”

下一秒,王一博不抬头都能感受到肖战如剑芒般犀利的目光,他眼中闪过一丝复杂,却马上平静下来——王一博从没问过他在什么平台,他也从没跟家里人说自己在哪里做兼职主播。只是,他却没想到王一博竟然晚上了直播又刷了大价钱他却毫不知情。

有一种深深的欺骗感与出轨感从心中迸发。

一时间,他顾不得自己如何表情管理,脸色沉得发青,气压低的连王母都看得出不对劲的面色。

还不等长辈说话,肖战冷声一声,满眼的质问,伸出手摆到他面前:“给我。”

“……什,什么。”王一博心知肚明,继续选择装傻,眨巴着可怜巴巴的小狗眼一脸认真祈求般的看着肖战。

“手机。”肖战声音凉的吓人,好像他如果不给,下一秒巴掌就会落下来。

“你,你确定要看?”

“给我。”

“那,别后悔……”王一博咬了咬牙,乖乖上交手机。

肖战异常自然顺手的接过手机,又十分敏锐的自动解开了锁。长辈看不到屏幕上的细节,而肖战却因为这一小细节火气更盛——连人脸识别都还有他的记忆,他本人前脚刚走后脚王一博竟然就去偷人……不对,是已经早早就有这样的苗头了,况且还是在他们两个拉扯期间。

肖战越想越上头,越上头那好看的脸蛋皱的越明显。他不仅加大了按屏幕的力度,翻了翻屏幕又轻车熟路的找到了耀眼的黄色豆芽logo,此时两位长辈十分“懂事”的暗中观察静静看着哥哥如何教育弟弟。

肖战没注意到,两位长辈也没注意到,王一博早就是一副早死早超生的态度向后一靠,多少还带着些幸灾乐祸看好戏的模样,盯着肖战可爱的样子努力克制自己的痴汉脸。

 

他依旧沉浸在“捉奸”的世界中无法自拔,验证码登录,闪进来十分熟悉的界面一副正宫架势的直奔个人主页后台。

 

【不愧是曳光弹】

个人主页弹出的一刻,肖战傻了,脑子“刷”的一下好像按了格式化按键,直接当机了。

 

他足足愣了五秒,就那样睁大眼,只见忍不住的颤抖着……死死的盯着那几个大字。一瞬间,他不敢看王一博是如何的表情,只是无限自我安慰自我麻痹似的点开了主页详情……

【总送礼值:40w送礼;榜一:百万赞赞】

肖战深吸一口气,手机就这么差点掉在了地上。

人类这样的动物,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肖战点开了个人收藏,明明已经看到了收藏里唯一一个5218厅依然不死心的点了进去。

一瞬间。

【老板团12级-不愧是曳光弹闪亮登场】

【东东】热烈欢迎赞赞好大哥回家!

【香菇】热烈欢迎赞赞好大哥回家!

【阿盐】热烈欢迎赞赞好大哥回家!

……

诸如此类,凡是在档的主播,皆是一句【热烈欢迎赞赞好大哥回家!】

 

肖战彻底傻了。

自己的榜一好大哥竟然是王一博?!

当头一棒,他只觉得自己被耍了,经常哄睡、偶尔撒娇、开开黄腔、搞点暧昧的点点滴滴瞬间像走马灯一样窜进他的脑子,一遍遍的拎出来当众处刑——怪不得曳光弹从来不给他发语音,怪不得也有时候说话奇奇怪怪……怪不得……

艹!

等一下!王一博他妈的给他刷了四万!这是什么概念?折半进兜两万——

 

一瞬间,肖战奇怪的关注点把当众处刑的尴尬与窝火狠狠的压了下去,彻底点燃了他心中无措的怒火——

“王一博!!!”

病房一声怒吼,肖战死死掐着他的手机下一秒就要顺着窗户扔出去。他脸颊绯红,一直羞愧到了脖子根,连眼睛都亮晶晶的泛红闪着微光。

 

长辈见状,识趣的出了房门将私人空间彻底留给了兄弟俩,他们一致认为,肖战可以好好收拾王一博。

 

“王一博!!”

“王一博!”

“艹!你他妈的……王一博!”

王一博此刻什么悲伤和可怜都没有了,只剩下神清气爽,笑眯眯的看着肖战:“你的好哥哥在呢。”

“尼玛——”

这一句“好哥哥”就是他的雷点,披着马甲,用着小号,他没少撒娇般的叫王一博好哥哥,更没想到那个总是恶趣味让他叫好哥哥的弟弟竟然他妈的真的是弟弟!

“你的好哥哥在呢。”

“今天怎么这么暴躁,平时都温温柔柔的。”

“还没来及问你,前几天开心吗?”

“最近忙没让你哄睡,今天继续?”

“还是说……”

 

“闭嘴!”肖战顾不得其他,王一博这样的骚话让他无地自容,现在他的脚下恨不得扣出一栋别墅出来。

 

偏偏王一博不依不饶,幸灾乐祸火上浇油的调侃他起来。

“怎么,难道你只跟给自己刷钱的大哥百依百顺?”

“你怎么能这样对你男朋友……”

“我真是太伤心了,哥哥。”

“如果曳光弹真的不是我,你会见他吗?会跟他上床吗?”

 

这他吗都哪跟哪——

什么时候到什么百依百顺上床的程度了?若曳光弹是那样的老色批他也不会耐心满满的陪伴左右。

 

只是王一博这边依旧不依不饶。

肖战咬牙切齿恨不得有掐死他的冲动,面对王一博喋喋不休的骚话连篇,他一个箭步,俯身压住了王一博,狠狠的要上了他略微苍白的唇——直接用行动堵住他的嘴,带着报复性、撒气性的毫不留情咬他的唇。

任凭王一博怎么掐着他的脸颊掰开嘴趁虚而入,他都好不放过的咬住他的齿贝、舌尖,听王一博连连闷哼的倒吸气,却又反抗不掉他进攻十足的躲闪又占满他的口腔。


评论(51)

热度(282)

  1. 共1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