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小格

只写爱情💓屏蔽章节看微博/扣站 同名 有事私信

5218百万男模 12

来了来了

-

肖战在要求最高的第一轮以第一名的分数险胜了清音,他傻了,清音也傻了,所有人都进入了懵逼的状态——显然是没想到这个等级不高、送礼值不高的小号竟然会在这场擂台赛锋芒毕露。

四老板顶着那颇高的送礼值,捧着手机恨不得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

悬念已经落地,肖战顺利的直接进了擂台决赛。

他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同时心底再次提心吊胆起来——他这次根本没抱幻想自己能进决赛,现在固然是个好事……但……决赛的礼物需要的只会多不会少。曳光弹实力再怎么大也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学生,就算媲美那些大户老板也不一定能比得过,况且万一被家里知道……

肖战脑子里一顿乱想,早就把曳光弹归类为这次刷完就拉胯了的那一群体中,尼哥更不是见的会给他顶榜一,其他人……现在,他根本没有稳定百分之八把握的“榜一大哥”。

真愁人!

肖战心脏砰砰跳了半天,平复了那最后9999朵玫瑰的激动心情之后,只剩下了为下一场决赛的担忧。

 

王一博那边舒坦得很,所谓花钱买舒服就是这个样子。一掷千金为了博君一笑,虽然肖战给他发的语音满是开心又生气的土拨鼠尖叫,但他却能听得出来那显而易见的激动之情快要从屏幕里窜了出来。

【不愧是曳光弹】我就当你是喜极而泣了。

【赞赞】我是怕你破产!

【不愧是曳光弹】有能给你刷钱的人还不好,这边给你打榜一,那边就想着榜一破产?

【赞赞】别贫!我说认真的!

【不愧是曳光弹】放心吧,我还不至于喝西北风。

【赞赞】……

王一博看着肖战的一窜省略号,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他那个撇嘴顶腮一脸无语又无可奈何的赌气样子。

想着,他微微勾起唇:虽然有点费钱,但还是养的起你的。

【赞赞】(震惊.jpg)

王一博没再回复,掐着自己仅剩3000块的奖金和一点点小金库的手机拎起滑板就往外走。话虽这么说,但他不禁也为后续的比赛焦急……自己不是什么挥金如土的人物,中产家庭,生活费上金钱自由,业余爱好的外快也满足日常。但,一旦涉及了给主播刷钱,而且是作为百万主播的榜一大哥去刷钱……着实顶着些压力。

想到这,他二话不说,这边刚从比赛现场下来就抱着滑板去训练场地。

齐奇满脸惊诧,更是目瞪口呆的追了上去:“说好的吃饭去,你怎么往那边走?”

“……哦。”王一博步伐一顿,干干巴巴的转身:“忘了。”

“什么?!”齐奇炸毛。

直到两个人坐在了饭馆里,王一博还在扒拉着手机,伸脖一看,全是关于接下来比赛内容的外网相似视频。

“我说,你也不用这么争分夺秒吧?”齐奇又瞥了一眼,不禁瞪大了眼,忍不住吐槽:“你不是要做这个难度吧?”

“难度越高,附加奖金越高。”

“拜托,你也不是什么专业选手!我就看你试过一次还差点脸着地,不要命了?!”

“我喜欢挑战自己。”

齐奇顿时梗住,连叹三口气,最后只憋出一句话:“牛还是你牛。”

 

擂台决赛与晋级赛中间有足足半个月的缓冲时间,毕竟是线下决赛,搭建场地、你要嘉宾费时费力,好在也给参赛人更多的选择与准备。

肖战看着擂台决赛banner宣传广上滚动的“秘密星光行动”海报,早已经足足好奇了半个月,这一个神秘行动是在激烈的车轮赛后现加的,这秘密行动一曝光,圈里所有人每天都猜想是什么神奇彩蛋。

正一如既往的好奇,经纪人就弹来了微信语音。

肖战还嚼着薯片,随意嘬了一口满是薯片渣渣的指尖就点开了免提,继续毫不影响他继续吃薯片的动作。

“两个消息。”经纪人开门见山,却又顿了顿补充道:“可能对你来说是两个好消息?”

“什么东西什么神神秘秘的,说吧,我洗耳恭听。”

“第一个,决赛之夜,所有选手全开麦。”

肖战眉头一挑,十分不谦虚的扬起嘴角:“嗯,很好。”

经纪人听肖战明显已经开始飘飘然的语气,心底也字好起来:“这对你来说可是个好事,你的唱功毋庸置疑,晋级决赛的某些人可不是人人都多才多艺。”

“嗯哼。”

肖战轻佻的发出了个气音,他当然知道经纪人说的是什么。主播这个行业,要不就是卖才、要不就是娱乐大众,再者……就是卖色。晋级名单他看了个遍,那些有着一怒冲冠的大哥的主播们,着实有部分不够突出……不说别人,单说清音。清音实力在决赛名单里属于中等,但他和四老板却以色的交易居多,足以可见这趟水有多么的混,这场大规模的“圈钱”比赛……官方怎么能扳起自己石头砸自己脚?

看来,多多少少是上面下令整治直播风气。

 

想到这,肖战不禁更扬眉吐气了一番,笑着问:“那第二个消息呢?”

“因为决赛之夜是各频道混合出场,为保持统一整体,语音区这次不允许带面具。说白了,全露脸,全开麦,凭的就是综合实力。”

“这是选秀呢?”肖战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却根本没当回事的笑出了声:“不带就不带呗,我总不会因为不带面具就唱不出歌。”

经纪人有些惊讶:“这么自信?”

“当然,帅的人必须有自信。”

经纪人足足沉默了三秒,这才难得的试探他:“之前带着面具你就话题颇高,认识这么久了,我从来没见过你长什么样,不会啊帅的……惨绝人寰吧?”

“……那叫惊天动地。”

“得,你这么自信我就放心了,预祝我们家一哥取得最终冠军!”

“没问题。”

 

听到这两个消息,肖战的心终于沉了沉,将将巴巴的填了他没有稳定票的忧虑。起码,他有自信自己能稍微用脸刷一刷票和人气。

 

决赛之夜的前两天是王一博的比赛现场。这几天的时间说慢也慢,说紧也紧。他加大力度练习,稳中求进只为了更高的奖金。

家里人对他玩滑板一致秉承着中立的态度,只要不搞一些令人心惊胆战的戏码,一切都可以接受,任由他自由发展。所以,这场比赛王一博根本就没有告知家人,只是按平常出门一样去了现场。

从头到尾,只有铁损友齐奇知情,也只有他一个人始终陪在王一博身边。起码,万一出了什么状况还是有人能捞他一把的。

 

场地内热火朝天,滑手无数,观众亢奋。惊呼声、欢呼声此起彼伏,叮叮咚咚滑板砸地与摩擦的刺耳声响更是引得全场热血沸腾,可谓壮观。

一个接一个的滑手上场,有欢呼、有唏嘘、有惊讶,也有意外。王一博就一直盯着大屏幕上跳动的成绩,嘴巴再次抿成一条缝隙,不言不语。

坐在第一排的齐奇看在眼里,奶膘显眼的鼓在嘴边不禁心中为他捏了一把汗——王一博这表情,像是要视死如归。

王一博依旧沉稳,大家看不出他想什么,只觉得这个少年冲劲十足。但齐奇不一样,认识多年,甚至目前严谨的状态是他要爆发的蓄力状态。顿时,齐奇心生一种不好的预感。

 

预感落地,是在医院。

齐奇目睹了王一博高难度跃上空的全过程,也目睹了他怎样重心不稳侧摔却右脚使劲强摆平衡的全过程,然而冲劲极大,右脚突如其来的压力让他整个人摔了下去。不幸中的万幸,是在高阶落地之后重心不稳,而不是在跃起来的那一刻重心不稳。

他目送了医生出门,憋了半天,最终还是忍不住盯着王一博那张郁闷的脸咬牙:“你这么拼就是为了得更高的奖金?”

王一博给了他一个“当然”得眼神,十分得理所当然。

“原因呢?别告诉我是为了挑战自我!你是不是为了给那主播刷钱?”

王一博不语。

“你之前联系我卖乐高也是为了那个主播?”

“你怎么知道的。”

“所以,你到底卖了多少?!”

“……四个。”

齐奇倒吸一口气,一口气梗在了心口,掏出了手机进了豆芽就翻开了百万赞赞的今日榜单,一个月不到,王一博里里外外砸了两万块钱。这简直是什么真爱?用乐高和命换主播一笑?

“两万啊大哥!你干点什么不好?”

“两万了?”王一博一愣,心底盘算了一番才有恍然大悟的喃喃自语:“也差不多是了……”

“不是……你怎么就突然迷上这主播了呢?我就不应该跟你说那个主播,不对……我就不应该跟你提豆芽直播!果然主播都是有些手段的——”

“不是……”王一博不禁皱起眉头打断齐奇的以偏概全。

肖战才不是这样。

齐奇梗了半天,转了个画风心底的火气更大,奈何又不能发火只能提高声音来震慑“执迷不悟”的王一博:“虽然他确实不错但也不至于让你这么上头吧?!我从来没想过你竟然能为一个主播刷钱,还是个不露脸的男主播?哦不对,这不是重点,现在你怎么办,别告诉我你这个月的这一番神操作是为了给他打总决赛!”

王一博瞥了他一眼,依旧没说话。

但是那个眼神,齐奇读懂了!

“啊啊啊啊啊大哥啊——你真是舍命为博蓝颜一笑啊——你现在可倒好,赔了夫人又折兵——你你你,你真是个大冤种——”

 

还没说完,门就被“砰——”的一声大力推开。

被推开的门咣当一声打在白墙上的刺耳声响,吓得沉默和高亢的两个人皆是一个激灵。

门口,是脸色青得发黑的自家母亲,满眼都是不可置信的心疼,眼底却又泛起了恍然彻悟。而身后则是同样惊诧却率先蓄势待发拉住自己妻子的肖爸。

刚刚的房门并没有关死,而齐奇的声音随着情绪的激动也逐渐拔高,他竟一时间没有想到这里的隔音竟然这样差,他的声音竟然这样有穿透力。

 

完了。

眼下,王一博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下意识的就坐了起来——他是真的怂了,自家老妈这个怒火就算是隔着百米远也能烧了他的眉毛,并且是那种让他一动也不敢动的捆绑式焚烧。

 

两位长辈本是火急火燎的赶到了医院,心脏都快要提到了嗓子眼里,特别是王妈听见脚踝扭伤肿胀加上轻微骨裂的消息,脑子里自动把这句话变成了“脚踝骨折”提心吊胆,一瞬间各种令人心惊胆战的血腥画面从脑子里蹦出来。但谁曾想……比起这,门内的对话简直让他大跌眼镜!

然而开门见到王一博的那一刻,被包成粽子的脚在母亲眼里简直触目惊心,又惊又怕又气又恨铁不成钢,一股脑的复杂情绪冲的她头痛。

 

此刻,齐奇还保持着最后一句高亢的张大嘴的姿势僵住一动也不敢动,更是一句话也不敢说,乖巧的打了个招呼就默默的蹭着墙壁边出了病房,只能给王一博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他现在只能祈祷王一博不要受到混合双打。

王妈见王一博精神气色倒是一如既往的,悬着的心落到了肚子里,更是恨不得上去狠狠的给他一拳,奈何现在自家儿子着实可怜,倒是硬生生把那一拳憋了回去。

她简直后悔让王一博鼓捣这些危险的玩意!

 

“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怎么回事!”王妈强忍着动手的怒火,又气又心疼的咬牙切齿。奈何肖爸怎么劝着拦着也于事无补。

“一博还受伤呢,有什么事等孩子恢复了再说……”肖爸拽着王妈无奈,目光都落在了那被包得严严实实的右脚。

杵了个骨裂着实令人上火,但看这个包被包成了“粽子”的脚,心下更是发愁,眼下,他看了看激动的老婆,觉得应该说点什么缓解一下眼前僵硬的氛围。

“好啊王一博,我就说怎么你房间几个大件全空了呢?”

“你这孩子什么时候沉迷于网络主播了?!”

“给主播刷钱,刷那么多,你脑子是怎么想的!”

“给主播刷钱倒也罢了……你竟然舍命陪主播?哪个狐狸精给你迷成这样的,啊?你把人家当宝,人家就把你当提款机!”

“王一博你真是太能耐了,从小到大我从来不担心你败家,没成想你竟然玩命一样的给主播挥金如土!”

“到底是哪个狐狸精,你的帐号、密码,现在立刻马上给我……不!我不想知道,你现在就当着我的面给我注销!”

王一博全程全盘接受自家母亲的疯狂输出性的爆发,别看平时人美心善,但发起火来能用嘴炮把人轰死。

只是……

他默默的瞥了一眼在一旁无奈却又暗暗拽着老妈的叔叔——

 

你亲儿子被你老婆说成是灌迷魂汤的狐狸精了,你不管管吗?

 

谁知,王一博一个眼神刚过去,肖爸突然转身离开了。

 

王一博不禁瞪大眼,彻底变成了独自一人顽强的抵抗火炮:果然!不是亲爸就是这么无情!跟你儿子一样无情!

肖父当然是接收到了王一博的“求助”目光,面对母子大战,他脑子飞速转了一圈,最终敲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转身就出了房门。

 

此刻,肖父站在门口利落的掏出手机,打给救兵大儿子:这种时候,只有我大儿子出面管用了!


评论(35)

热度(202)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