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小格

只写爱情💓屏蔽章节看微博/扣站 同名 有事私信

5218百万男模 10

昨天写了一半卡住了就没继续写,今天一早又接上了哈哈哈

感谢家人们的支持~

-

清晨健身房的闹剧刻骨铭心,导致王一博当天晚上一觉……难以言喻。

总的来说,做chun/梦不过分,甚至理所应当。但……梦里他作为被推倒的那个就多多少少有些凌乱无措。

王一博惊恐地从床上弹起来,竟然是因为梦里被猛入而惊醒。第一时间,他汗颜了,汗颜中满满都是不甘与后怕——他们两个人第一次的时候,明明在上面的是他,怎么就在健身房被意思上的压制了一下后,在梦里就成这样了?

 

疑惑归疑惑,但昨天肖战的举动确实将他压制的大脑当机一般的一片空白。

然而他王一博是谁,天不怕地不怕,只要胆子大就不怕困难大。

想着,他边下床边套衣服,三下五除二的穿好了衣服开门迫不及待的去敲肖战的门。

半响。

王一博悄悄开了门,只见肖战整个人都卷在了被子里,只露出半颗毛茸茸的脑袋,眼罩早就歪歪扭扭的掉在了枕头边,眼睛紧闭不为所动,丝毫没有感受到有人的气息逼近。

 

“肖战?”王一博不敢靠得太近,只是站在门口轻轻喊他。

肖战一动不动,甚至连一个细微的下意识举动都没送给王一博一丝一毫。他上前几步,才看到肖战耳朵里一对白色的小小耳塞,看起来效果出奇的好,即使楼下吸尘器正勤奋的作业,他在床上也睡得雷打不动。

王一博蹑手蹑脚的向前了几步,悄悄关上房门就这样站在中央一动不动的看了他半天,最终,再一次轻轻试探:“肖战?”

猛然,他萌生出了些坏心思——

 

王一博控制着力度轻轻坐在了床边,随着床边一小块位置的下榻,肖战也跟着身体向下落。

这样一落,他微微动了动,下意识的迷迷糊糊睁开眼脑子空了两秒,瞬间眼底一片清明的睁大眼睛。

他保持着身体不动,面色却满满是刚睡醒就受到暴击的“呆若木鸡”——王一博的脸离得他极近,甚至连呼吸都近在咫尺的在粒子中弥漫交融。

肖战顿了半天才下意识的向后躲了躲,强装镇定的咳了一声:“干嘛?”

嗓音还在发黏。

王一博却没有丝毫起身的意思,盯了他几秒,更受用那句带着清晨哑哑的“干嘛”而不是诧异愠怒的“你怎么在这”。想着,他趁肖战还在僵持,猛地向前一探身——一个结结实实地吻落在肖战的唇角,蜻蜓点水的速度,力气却是将他冲的向后倾斜了那么一下,像个弹簧似的,更像个僵硬的弹簧。

王一博得意的嘴角毫不掩饰的勾起,再次直起腰双手插兜:“健身去?”

肖战飞到九霄云外不清醒的脑子终于在“健身”这个关键词中瞬间归位,他这才像炸锅一般从双商弹坐起来,咬牙切齿:“健什么身!不去!”

“好吧。”王一博挑挑眉斜睨他,一脸无所谓的耸耸肩,整个肢体语言都是“不去就不去,这么大反应干什么”。

“你一大早搞什么鬼!”

“什么什么鬼。”

肖战张了张嘴瞬间觉得哑口无言,气焰极高的他战斗力明显跟不上,气势呈下坡趋势弱了下来皱着眉头瞥了一眼紧闭的房门:“你就是来骚扰我的?”

“我怎么能叫骚扰你。”王一博依旧秉着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面不改色道:“我叫你好几遍,你自己睡得跟猪一样怪谁。”

“你才睡的跟猪一样好吧!踢你都不起!”

“……”

半响,肖战率先自己尴尬起来,这才看见王一博的笑容更加意味深长的……别有深意。

“那怪谁——”

“闭嘴吧!”还没说完,就被肖战恶狠狠的打断,三两下甩开被子去推他,豪不手下留情的下了驱逐令:“你快走吧!我要工作了!”

“切,你骗人,你明明十点才工作……”

“……你怎么知道?”肖战一本正经的询问,满头都是疑问符号。

王一博一顿,默默的闭上嘴自觉开门离开,逃离现场。

 

难道王一博一直有偷偷了解他?

肖战心里盘算了一遍,但很快就把这个想法抛在了脑后,眼下,赛前练习才是最重要的。

 

肖战有个习惯,练歌或者背词的时候总是习惯性的站在窗边,似乎是心理意识上的开阔、放松,也能提高他的发挥和嗓音高度。

总之,令人神清气爽。

说实话,《陪你度过漫长岁月》这样的柔情歌在比赛中并不吃香,特别是遇上东东那样硬气十足的rapper,也许单单在一个气势上就大打折扣。但,他百万赞赞在豆芽上的标签就是情歌王子,慢歌情歌广受欢迎,也更考验音准和气息。

他不是没想过这次唱一首快歌打打热度,但思来想去,依旧想在比赛中唱一首自己能全心全意投入情感的歌曲。

陪你度过漫长岁月,他以前没做到过或者说没有机会做到,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这样的成全降临在他的身上。

 

他戴上耳机,打算什么也不干,就站在窗边静静地听几遍,找到那个直击心灵的感觉。然而,却在窗边看到了背着健身包向外走的王一博。

他房间的这个角度,正巧能看到出了小区大门的来来往往。只是清晨人少得很,小区又是独立门,此刻就见王一博那穿着运动服却优越的身姿步伐缓缓地慢了下来,没一会,他就听见了楼下开关门的声音。

也许是王一博落了什么东西。

一时间,肖战也不着急练歌,只是任由耳机里陈奕迅的那首曲子单曲循环在颅内,只想默默看看王一博的一举一动。

 

没一会,他出来了……只是……

肖战不禁再次皱起眉,目光落在那个被他拿在手中的中型乐高盒子。虽然面积不大,但上面的那两跑车的图案确实让他眼熟的很——两年前他陪着一起去挑的一款中形动能乐高,虽不大,却复杂,而现在这一款更是绝版乐了的。

他就默默的看着王一博拎着盒子站在小区大门,没一会,快递员就开着小车取走了他的东西……怎么,是觉得上次在家门口不方便,改成在大门口偷偷摸摸的卖东西了吗?

一时间,肖战面容渐渐复杂起来。

王一博是真的不想玩了?还是不喜欢这几款?还是缺钱?

 

好奇心驱使,趁王一博不注意,肖战出现在了他的房间。

他的房间规划的很有板块模式,卧室内带的洗手间被改成了衣帽间,而原本放衣柜的一大面墙直接被做成了玻璃展柜,侧面的白墙挂着几块风格截然不同的滑板。柜子里面密密麻麻的乐高、手办、不同款模型,而其中摆着大件的区域就有三个格子空了出来。按尺寸来说,这几天看到的两个就应该摆在这里。只是他不知道王一博是不是卖掉了更多。

肖战双手环着手臂的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光明正大的一一看过了他展柜里的模型与滑板比赛的奖杯,他心中不禁咂舌,自己竟然不知道他有这么荣誉了。

他记得,两年前,王一博还属于热衷爱好者,并没有参加比赛的资格。而如今……短短两年,确实蜕变了不少。

 

突然,他脑子里划过王一博矫健的肌肉和似乎比以前还长大些的那东西……

他被自己吓到,迅速摇了摇头出了房间——他竟然看着奖牌还能想到那些事情?!

 

“哎?战儿?”

肖战刚开门,就和拿着吸尘器上来的女人撞了个照面。

肖战一脸坦然,依旧礼貌带些疏远:“阿姨。”

只是疏远也渐渐变了味……以前是躲避颇多,而现在是尴尬颇多。

他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啊……我来看看他的收藏品。”

“看吧看吧,都是自己家有什么不能看的!”阿姨依旧笑眯眯的,这几天只要见到肖战,她都是一副喜笑颜开的样子:“哦,你那屋已经吸过了。”

“谢谢阿姨。”

正当肖战刚要进屋的功夫,王母又探头出来,带着疑惑问肖战:“战儿,阿姨问你个事。”

肖战莫名的心漏了一拍,睫毛微颤,只听王母道:“我昨天晚上回来看一博卖了乐高,这今天又空了一个位子,你俩最近在家,知不知道他怎么了?”

肖战心下了然,原来刚刚他疑惑的第三个空位是昨天阿姨看到的。看来……王一博真的有事情。

“我问他,那孩子一脸不耐烦的不愿意告诉我,就说是不想要了。但这东西他从来只嫌少不嫌多,怎么突然就要卖呢?也不知道怎么了,还要参加那个高级组的滑板比赛,那运动也太危险了!”

高级组比赛?

那种带飞到空中落下来的那种?!

“可能……我也不太清楚……”

 

一整天肖战几乎都在房间里,练歌,看厅,再加上豆芽比赛通道的一堆是想让他瞬间感觉时间紧迫起来。

肖战挂在一号麦上,曳光弹依旧不离不弃的静静蹲在树上,头顶还顶着1888的标志。东东在主持位上一个个确认比赛,意有所指的点到了肖战:“赞赞,这次比赛能上多少?我小号去清音那探了消息,听说四老板到目前已经给他准备了两个头条飘屏,就算没有别的,也已经6万豆了。”

【赞赞】啊……

【赞赞】你最低能多少

东东:“我凑够43440就已经很可以了,万一不够我还得自怼点。”

【赞赞】我觉得我连43440都gg了

东东:“尼哥和那个打官司的姐姐都来不了?”

【赞赞】那姐烦得很我提过一句,还是不打扰她了,尼哥那个人你也知道神出鬼没的

王一博皱着眉看着东东说的六万两个头条,心里想着自己卖了三个乐高果然是明智之举。他盘算着头条,又盘算着后续比赛晋级的钱,心中粗苦算了一下自己现有的资金。再一次,他觉得自己报了高级组比赛是个明智的选择——虽然难度高,但奖金却也是上万的,就算林林总总刷出去自己也不至于破产。

【不愧是曳光弹】我出三个头条

一下子,本来潜水的一帮人也被炸了出来,整个厅呈刷屏式震惊。

肖战整个人都懵了,他在公屏打了一堆问号之后切了微信,连打字都省了直接瘫了语音过去:“你开什么玩笑?”

【不愧是曳光弹】没开玩笑啊

“三个头条你知不知道多少钱!”

【不愧是曳光弹】9k啊

【不愧是曳光弹】不能骗你

“……深藏不露啊少年”

【不愧是曳光弹】也就一般,但我可能去的晚一些,我明天那个时间有事。

“说真的?(怀疑.jpg)”

【不愧是曳光弹】不要拉到,我省钱了

“别啊!”

“大哥你最棒!你是我的好大哥!你让我干什么我都答应!”

【不愧是曳光弹】真假?

“真的真的,但你别搞我啊。”

 

王一博本来还因为那句“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的莫名暧昧而赌气,而转眼一想,披着马甲的他跟肖战说的是自己是有女朋友的人,紧接着看到下一句气便又消了。

他为自己莫名吃醋而无语了一瞬,却马上又勾起唇角,快速回了一行字:“之后再说,到时候你会知道的。”

等他们的关系再进一步时,就会让他知道的。

 

肖战按照行程的出发回了自己家,却在临走之前都没看到王一博一眼。大周末的,他只听王母说王一博早早就去练习滑板去了,紧接着就进入初赛阶段。

肖战表面淡淡的点点头,心底却暗自把王一博劈头盖脸骂了一遍——连个微信都不跟他说?!

是人吗?是人吗?

 

一通输出过后,他暂时也没时间继续生王一博的气,眼下,比赛的紧张气息和心里没底的慌张已经占据了他所有的神经。


评论(15)

热度(187)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