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小格

只写爱情💓屏蔽章节看微博/扣站 同名 有事私信

5218百万男模 1

《5218百万男模》

 

头牌声音主播战✖土豪金主少爷博(ooc三岁差)

知名高校才华横溢的优秀才子是豆芽平台的头牌主播,这不算什么,但!

谁能想得到榜一大哥是他异父异母的弟弟呢?

谁能想到重组家庭的弟弟是他的前男友呢?

还有比这个更尴尬的事吗?

 

 

1

 

专业耳麦,雅马哈高配声卡,上千块的麦克风,此刻红绿等交替闪烁,整洁的办公桌上被电脑与声卡设备占满,俨然十足的办公赚钱气息。

二十四岁的肖战在某名校就读艺术系保送的研究生,研二的他在教授眼里是最能用得上的得力助手,在学校里是才华横溢的知名才子,在豆芽这个大型直播平台是出色的百万主播,在家……

说到这,倒是没什么感觉,却有牵绊。

 

他的父母在他大三那年离婚,离婚前多年感情分分合合不冷不热,他早就看在眼里。所以,在父母离婚到父亲再婚的全过程他都表现的无所谓,只要他们开心就好。只是……他倒是怎么也没料到后妈带来比他小三岁的成年儿子,竟然是他的男朋友?!

因为伦理关系,两个人和平分手,一个出国读本,一个离家读研,父母眼中看似根本没联系的兄弟,再也没联系。

 

他表现的异常平静,父亲却因离婚而有所亏欠,每月都打着“学艺术花销大”的原因按时给他拨不菲的生活费,但,他从来也不会主动开口,毕竟自给自足让他生活富足,当然……钱不怕多,白给的钱他当然要收下!

不要和主动给,可是两回事。

只不过,他倒是没想到自己能“一夜成名”,因为豆芽平台的一个全网络歌唱比赛,他以“语音主播”的身份带着面具参赛竟拿了个评委组第一。要知道,这种比赛就像选秀,拼人气,拼粉丝,拼金主,拼钱。他样样都不如那些大主播,更没有大哥金主,就凭这一副好嗓子和讲究耀眼的穿搭身材硬是赢了一大批粉丝,在有评委组最高分的加持更是获得了官方认证的“歌手”名号。

就算没有金钱硬怼,但却得了民心,这让他一下火了起来。理所应当的,他所在的5218语音厅瞬间变成了豆芽平台语音频道的最红直播间,突如其来的无数粉丝硬是让他跻身进了语音频道为数不多的“百万主播”其中之一。

 

肖战累死累活的从教授那里赶回来,外套还没脱,一口气还没喘完就被平台经纪人一个电话催了进来。

“哎呦赞啊,你怎么还不上线啊!那些个大老板就等着你呢,5218号厅的宝贝们说你不上麦那些老板就不刷礼物,硬是白嫖!”

肖战听的头疼,慌忙又无奈的开了免提将手机放在一边,自己匆匆忙忙的换了一套舒适的家居服,嘴里还不断埋怨的碎碎念道:“怎么还能这样啊,这对他们也太不友好了……今天教授不放我走硬是拖了半个多小时,我明明都请好假了啊!,东东那个专业喊麦疯狂输出b-box都掏不出他们的一分钱?算了算了,给我五分钟。”

“谁知道赶上什么好日子了,那几个大佬都来了非要听你唱歌,你好好哄哄啊,咱5218这个月的业绩可就靠你了!”

闻言,肖战更头疼了,他深吸好几口气,坐在电竞椅上疯狂摆弄按台上的声卡,动作麻利的将笔记本开机插线,嘴里照样也没闲着:“东东陈南他们大哥大姐那么厉害,怎么就靠我了。”

“语音频道称得上百万主播的我五个手指头都能数过来,你刚起步,这几个里就你没固定大哥,谁心里都没底啊!”

“好了好了,马上,我在登陆了!”

他拧着眉匆匆挂了电话,放在桌子上的另一个工作手机上探出无数个暧昧的小红点,看都不用看,无疑是各种加了他微信的“金主”的糖衣炮弹。他手指一滑,干净利落的直接消除所有消息提示。

 

5218百万男模,多人语音厅,是他的所在的直播间的ID。

语音主播见不露脸,只卖声音,声线好,才艺多,玩得开,嘴又甜就保准你能赚到钱。厅内一共九个主播位,主持人在最上面,其他八个一行四个两行整齐排列头像与id。而主持人是轮流倒班,一个人3小时,自觉接班,风格不同,利落有序。

替他主持了将近一个小时的东东心急如焚,看见肖战的id出现在房间内迅速跳下了麦,是一秒都不想多说话了。

肖战紧着上麦的那两秒钟,快速的清了清嗓子,带着无尽的温柔与婉转的轻音微微压低了嗓音上挑着开口:“久等了各位,欢迎在这个热闹的时间段走进5218百万男模,当前主持麦赞赞。”温柔磁性的播音腔开头,瞬间大小礼物疯狂砸向屏幕,他看着麦下八个兄弟与在直播间里的经纪人卖力的搞气氛搞互动,便配合的轻轻提高了些嗓音,儒雅的声线中满含意味深长的隐隐娇意,轻笑的气音拍打着麦克风,混在娇声细语中,瞬间让人心动酥麻。

“今天有点事情来晚了,实在是抱歉。这样,我先给各位唱三首歌赔罪好不好~你们点,你们说唱什么我就唱什么——”

一句话的功夫,伴随着眼花缭乱的弹幕,各种奇幻特效在屏幕前炸开了花,只见他头像下面的打赏数字一路飙升,直接飙到了一路飙升突破了1w豆子。

两句话的价值,1w颗豆子,折合1000人民币。

 

“哇哦,感谢四老板出手阔绰,上来就送这么大个礼,你让我今晚数多少个四老板才能睡着呀……”

“尼哥你也这点子也太好了吧,9块钱给我抽了个999的游艇,这么看来……我是你的幸运星啊~”

肖战夸人的时候不像其他人那样拍马屁,上一句夸大哥上天,下一句就能把自己与对方挂上钩,这钩子就像是平头钓鱼钩,不想真的钓你,却让你分分钟心痒不止,欲罢不能。这些个刷钱的老板无非是两种,一种真的欣赏你,一种……真的想跟你有点什么。他早就掐住了那些人的“命脉”,对于欣赏的他话不多说唱歌电台脱口秀才艺说上就上,而对于歪心思的,他本着工作的态度,用“圆滑”的一言一语把人哄上天。

 

“四老板不知道你具体,一直问我你在a城的哪个区,我让他直接问你来着,你自己心里有点数。”

经纪人的消息从电脑右侧的微信聊天框弹了出来,连带好几个紧张的表情包。

肖战嘴上唱着歌,手上抽空飞速回了个“知道了”就把注意力都转向了直播间。

一曲完毕,正准备无缝衔接下一首时就被四老板的全平台头条大礼砸晕了,肖战一个愣神,赶紧调整了二脉,勾起唇轻笑一声,凑近麦克就是一句弯弯绕绕的:“牛逼哦,哥哥。”

就五个字,却让四老板直接上了天。而后小礼不断,整个直播间的八个主播人人有份,谁也没亏待谁。

尼哥是典型的爱才艺的主,只要肖战唱,他就毫不吝啬的送,对此,肖战哄着四老板的空隙,盯着尼哥的弹幕。他说什么,就唱什么。

 

三个小时,总算安静下来。肖战觉得自己的嗓子都劈了,他口头上满是不舍,手指却飞快的下了主持位,磨磨蹭蹭的功夫切回99+的工作群,从头开始翻5218的疯狂刷屏。

【百万-赞赞】:今天怎么都来了?这么晚了都不睡觉的吗?

【百万-东东】:明天周末啊,你是被压榨到什么程度了

【百万-阿齐】:赞哥论能还是你能!好家伙,我这个拉模的业绩都不用愁了!平均每个人都混了两三百还不用还活都不用说,我可乐死了!(还活:收了钱展示同等价格的才艺)

【经纪人】知道自己是个拉模还在那沾沾自喜呢?为什么不用还活你心里没点逼数?总部不能次次当混子吧?!

【百万-东东】我今天去私信那个四老板了,他的意思就是说现在就觉得你不错,他可是那次大赛上给一个得了第二的女主播刷了八万块钱的主!你快上!

【百万-香菇】:就是哥,我特意去找那个女主播的榜了,自从来找你之后四老板在那女的那里刷的就是以前的二分之一,看来钱是给你分了,你的控制住啊

【经纪人】没错,努力赚钱钱,一人赚大钱,大家赚小钱~

肖战看了一圈,头脑晕晕,无奈敲字:我倒是也想,我有那实力算啊……不过,大家一起努力,毕竟出手大方嘛

话刚发出去,微信就收到了四老板的消息,从比赛那次每天都有消息,却让他下意识的更加头疼。

他点开一看,就明晃晃的一句话:“极限,会吗,我这有个海洋王国。”

海洋王国,价值2888人民币。

肖战两眼一黑,瞬间眉头紧皱,好声好气的拒绝:“这个……真不会,从来没试过。”

“试试?就你我两个人。”

“不了吧四哥,我搞不来。”依然拒绝。

“其实我听你说话,还以为你很会。”

肖战眉头拧的更紧了,这话里话外的意思难道不是若他不答应,以后就不再来了?

想到这,肖战多多少少有些心梗,他抿了抿唇,尝试着暗暗挽留,直接点了语音发送,道:“那四个是夸我声音咯?这样的话,我更得多学几首歌唱给你啊……安眠曲,怎么样?”

他暗示的够明显的,四哥这老油条一定看得懂。

果然,他就见对方来了消息:“好,就待会吧,最近有点失眠,想早点睡。”

肖战松了一口气,将手机扔到了一遍,还没从“打工人的心酸”中抽离出来,就见群里炸开了花。

【5218-香菇】卧槽!卧槽卧槽!看到飘屏了吗!四老板给那女主播刷了个海洋王国!草!三千块钱!

肖战倒吸一口气,心里瞬间五味杂陈。

看来,他果真不是什么活都能接。

肖战轻抬眼皮的看着群里疯狂艾特他的消息,懒得打字,身心俱疲的直接丢了语音过去:我知道,刚跟我说完,哎……那大哥想用海洋王国换我的极限,我拒绝了。转头就送出去了,果然还是真爱无敌啊~

【百万-东东】:极限?这老油条玩的还挺花。果然,这些知名大主播的背后生活多姿多彩哈!

【百万-蒙起】:这么说我就不嫉妒,但话说回来啊,咱也不露脸,也不怕丢脸,若有人给我三千块钱,我真就给他来一段。

话是这么说没错,干主播这一行的,一些是爱好,一些是玩,一些是生活所迫不得不做。不豁得出去确实没有机会出头,但他自己条件不差,吃穿不愁,也不欠钱不还贷的……犯不上搞这个。他的初衷只是爱好与唱歌,火了是他的出乎意料却也是意料之中。他明知道自己可以靠才艺获得认可,又为什么要通过去给人chuan,让人意/yin着挣钱呢。

他没再插话,知道每个人活法不同、追求不同、心底的苦衷也不同,便用要去洗漱休息的借口下了线。

 

肖战十分敬业的给四老板做了一个小时的哄/睡服务,效果颇好的准备撤离,却被四老板叫住了。

“赞赞,听你的声音,就知道你是个很好看很温柔的男孩儿。那次比赛你带着面具,但你这身材着实优越……腰细臀圆腿长,不知道……”四老板顿了顿,转了个委婉的话头:“你喜欢什么样的姿势?”

三更半夜,肖战的脸瞬间就耷拉下来了。

他咬着牙,认真心底涌上来的烦躁,压着气反问:“四老板,我是男人。”

“我知道,我也不怕告诉你,只要有眼缘,男女在我这不是问题。所以啊……你不用掩饰,我能看得出来。”

“不好意思四老板,你说的这些我挺惊讶的,今天这么晚了……”

“行,不着急,时间长的很。”四老板“啧”了一声,道了句:“晚安,赞宝贝儿。”率先挂了电话。

肖战一阵恶寒,待语音彻底被挂断,他终于忍无可忍的咬牙切齿的将手机狠狠摔在了床上,口吐芬芳一连串的往外蹦。

要不是不能得罪,他早就开骂了!幸好,那死老板看不见自己快要绷不住的连脸。

 

一通闹剧,他瞬间睡意全无,满满都是烦躁的火气发泄不出去。他翻身在床,拿过自己的手机发了个通话过去:“今天你说要去蹦迪还算数吗。”

那边声音杂的很,扯着嗓门回道:“算数啊,早就开场了!你要来?”

“嗯,现在过去。”

“你快点啊,到了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那人顿了顿,又道:“汉子局,往死里喝,你酒量不行自己吃好醒酒药过来啊!”

正好,他正愁没地方发火。

 

肖战被朋友带进了嘈杂的卡座,看着满桌子的酒瓶子和疯狂的内场愣了愣,一时间不禁有点怂——果然是纯汉子局,幸好他不仅吃了药,还带了药。

卡座的一群汉子看见肖战也愣了愣,无一不惊讶的看着带他进来的人,道:“我靠,肖战也来了?”

“不是吧战哥你也来玩?我以为你……你……”

“没想到啊肖战,你最近不是帮教授做项目呢吗,竟然还来消遣?”

肖战无奈摇头,拿了个新的杯子率先给自己倒满酒,趁机发泄:“再不发泄我就要疯了?”

朋友们权当是被教授搞疯的,纷纷搂着他的肩安慰个没完,开玩笑说着不醉不归。

肖战眉眼一挑,勾起明媚的笑,也不再想管那么多,彻底加入了汉子局。平时全校眼里的标准优秀才子此刻大口大口的灌酒,还扬言不醉不归,更是引得汉子们撺掇火的兴奋,几秒钟就打成了一片。

 

对面一桌同样豪华的卡座上,一群年轻人穿的帅气浮夸,张扬的不能再显眼,不少男男女女都主动来蹭了不少酒,却哪桌也来者不拒。

夜里的场子正热,组局人齐奇拎着酒瓶子左拥右抱,情话撩人的话一套又一套。只是一转眼,他就看见了身边前一秒还跟人拼酒的王一博此刻却盯着远处微微眯着眼,手指漫不经心的把玩着酒杯,新倒满的酒倒是一口没喝。

齐奇愣了愣,推开隔在两人中间的美女,一屁股凑了过去顺着王一博的视线看了看——对面全是汉子局的卡。

“瞅啥呢一博?”

王一博撤回目光,微微挑了挑眉:“没啥,随意看看。”

“有看上的人?”

“没有,就看看。”

齐奇显然不信,一眼就看见了站在人群中最显眼的那个人,个子高、大长腿,比例协调,即使在灯红酒绿昏暗的场所里也能得出那张棱角分明帅气的脸。

他挑了挑眉,一把搂住王一博带着调侃:“呦,你是在看他吧?”

“……”

“远看是个极品帅哥,去看看?”

王一博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若无其事的别过目光:“不去了。”

“啧,好不容易咱放假都能回国一聚,你在这装啥高冷啊,好像在国外很收敛似的!”齐奇瞥了王一博半天,心下痒痒,再一次将目光落在肖战身上,道:“你确定不去?”

“不去。”

“那我去了!”

王一博一愣,下意识的拽住齐奇,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慌:“你干嘛去?”

“泡他啊,你看他那气质……应该不是个直的。”齐奇吸了吸鼻子,眼神放光:“试试嘛,被拒绝就算咯!”

“哎,你——”

还没说完,齐奇一溜烟的就跑了出去。

 

半响,王一博在座位上抿着唇盯了吊儿郎当着过去的齐奇半天,心急的站起身一口闷了杯子里的烈酒,引人注目的🌟 感喉结与他略微粗鲁抹掉从嘴角顺下来的残余的动作引起周围的小范围躁动后,便目不斜视的推开凑上来的酒杯,跨步出了大门。

 


评论(27)

热度(417)

  1. 共5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