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小格

只写爱情💓屏蔽章节看微博/扣站 同名 有事私信

渣男翻车现场19

虽迟但到!

感谢家人们的支持~

-

肖战过来住了有半个月,一边找合适的房子一边把王一博家布置得越来越有自己的风格。起初他并没有买太多东西,然而王一博直言“有什么需求就跟他说”,一来二去的,玄关鞋柜因为做工不结实断了个把手直接被换掉,厨房灶台因为观赏性太强实用性不高而被肖战勤俭持家的安装了一堆实用方便的小道具,浴室的瓷砖不够安全又觉得安装防滑垫而不够美观,索性跟王一博打了招呼之后手一挥的把整个浴室的瓷砖给换了。

肖战没用王一博出一分钱,美其名曰的抵扣房租,王一博笑而不语,耸耸肩默认肖战的房屋改造。

渐渐的,大到橱柜瓷砖,小到碗筷杯子,王一博每次一回家都有焕然一新的感觉。

 

后天就是比赛的日子,王一博加紧训练,肖战则继续忙忙碌碌,下班逛商场的功夫看中了一套碗碟桌垫,直接擅自主张的换新。刚结完账,就见于严的电话打了进来。

他将袋子过在一只手上,才匆忙的腾出了手接了电话。

他已经有半个月没见于严了,从他搬家那几天于严就又被派出去出差,一去少则十天半个月,多则一个季度都不一定耗在哪个城市。肖战对此见怪不怪,开口就是问:“学长你是回来了还是没回来?”

“今天刚回来,你有空吧。”于严的声音还有些喘:“在家还是在店里,我过去接你。”

“我在外街呢。”

“那你要不要回家收拾一下,直接去接你还是去你家接你?”于严一向体贴有细心。

只不过,自从那次戳破窗户纸的表白之后,两个人虽然依然与平时的相处模式没什么两样,但他的说话、行动上都多多少少带着些直接和霸道。

说一不二的那种。

肖战思考了一瞬,道:“我现在不住在那了,房子到期了。”

于严一愣:“啊?”

“来外街找我吧,正巧这边新开了一家法餐厅。”

于严轻笑的声音从话筒传出,或多或少带着些宠溺:“正要找你喝点。”

“好。”

“见面再说,等我。”

 

肖战挂断电话,将东西放上车的节骨眼上干脆坐在车里翻起了手机。

王一博的荧光绿头像还在显眼的位置,对话每一句都干净利落简短无比,但又是不动声色的用行动告知他每时每刻的消息。

从早上的“起床了”到没多久之前的“我去健身了”,中间零零散散的一日三餐也都不落的给他发了照片。说好也好,说不好……除了这些东西,没有一句额外的“废话”。这不禁让肖战琢磨着王一博是在这做自告奋勇地做规律型好男人还是在做任务一般的机械报备。

想着,肖战顿时也没了什么心情,简简单单的回了个“好”,就自顾自的转移注力去了。

 

直到和于严吃饭的时间,本想着对方要是不问,他也绝对不会提。

但是,于严肯定是会问的:“你最近住在哪?”

肖战缓缓的将一口牛油果沙拉送进口中:“住在南区,王一博那里。”

于严猛的就僵住了。

肖战眨了眨眼,又不急不慢的补充道:“我自己住,他不在本地。”

“你一直都是自己住?”

也不是。

肖战垂着眼,文雅的细嚼慢咽,此处无声却胜有声。

半天也不见于严的下文,只是明显地感觉到了气氛似乎僵硬了许多。

半响,于严什么也没问,只是道:“南区离你工作的地方要两个小时,未免太不方便了。如果是这样,你还不如住在我那里。”于严顿了顿,突然意味深长的抬起眼,目光深邃的看着装作认真吃饭的肖战:“我也不在本地。”

金牌律师固然名不虚传,纵使是旁敲侧击的暗示也让肖战躲闪不及。

肖战无奈的勾了勾唇,失笑着给于严到了杯柠檬水:“开什么玩笑,这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于严嘴角忍不住的向下沉,他知道肖战不想主动提,自己就不问……只是这个走向,那是他不问就能过去的事?

“互相都不用负责,所以对他心里没有罪恶感?”

肖战还来不及抽出齿贝间的筷子,就这样僵硬的停在这里。

于严的话也未免有点过于直白了。

肖战尴尬的弯了弯眉眼,带着些调皮,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架势调侃一本正经的学长:“哪有啊,再说了,我一向潇洒惯了~”

“嗯,是。”于严挑了挑眉,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票,明显的看着肖战眼前一亮,这才颇为得意的勾起唇角换了话题:“你一直想看的,前排中间。”

肖战盯着两张求之不得的音乐剧场票,眼中疯狂闪着收不住的金光,近乎是贪婪的拿着两张票来回端详:“你,你怎么搞到的啊?我早早盯着开放的时间,连个外场都没有抢到。”

“你学长还是你学长。”

“牛还是学长牛啊!”肖战好不吝啬的夸赞,眼下满心欢喜的都扑在了那张令他心心念念的音乐剧上。

“开心吗。”

“当然。”

肖战没想太多,更错过了于严眼中满是成熟男人的宠溺与爱护。

成年人的爱总是理智占的多一点,但一旦你我心知肚明,理智的鸿沟总会搭上欲望的桥梁,即使依旧处于一个平衡点,成年人的世界总会带那么一丝激进,在边缘线上徘徊左右,将破不破。

 

音乐剧场恢弘磅礴,庄严中尽是让人倍感心静的云雾,空旷又拥挤。肖战下意识的挺直腰杆,想着端庄严肃的形象才配得上这一场梦寐以求的音乐剧。视角果然在中间,无论多么盛大优雅的气势都能被他尽收眼底。

他一向喜欢分享生活,毫不犹豫的举着一张音乐票配合着还未开场的舞台,在万丈辉煌下拍了一张美滋滋的照片发了朋友圈。

于严看得出他满足的很,借机,顺势拿过他的票,合着自己的票放在腿上同样拍了一张照片。

于严是有私心的,就这美好的机会让两个人的关系更上一层楼,或者是让自己的胜算更加大一些,这些都无可厚非。眼下,最重要的是,肖战是属于他的。

在优雅深沉的大提琴奏响中,他微微侧头,看着肖战认真且正经的坐在红色软皮沙发上,连后背都下意识的绷直,目不转睛的看着演奏。眼中满是星光,因为放松、又或者是愉悦,连带着眉眼都微微上挑。这个样子,语言实在不忍心打破……缓缓地,他又撤回了试图触碰他的手,平静的看完了一整场。

 

夏季的夜晚总是闷热,肖战怕热的体质习惯了在剧场的空调房里,一出门被热气打得不禁皱起眉头。两个人并肩去找车的功夫,额头就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

于严今日没开车来,声称明天好不容易休息一天,今天打算喝点,在法餐厅没喝成,总是要在别处喝点。

肖战坐上驾驶位的第一件事就是迫不及待的打开空调,下一步,就是匆忙将不知什么时候在保险柜里关机的手机充上电。

于严一言不发,只是抽几张纸细心的帮肖战擦掉了鬓角的汗水,轻声轻语:“这么着急干什么,热不热?”

“不知道有没有人着急找我。”

说来说去,他就是有些怕王一博着急。

于严闻声抬起他低头鼓捣手机的脸,不等肖战惊讶,就拿着湿巾仔仔细细的将他的唇边的细汗擦掉。好似隐隐约约的暧昧擦肩而过,温暖的指肚隔着一张单薄的膜,在若有若无的摩擦他的唇角,又在唇下痣的地方稍作停留。

车子停在了灯光黑暗的露天停车场内,没有通明的路灯,连车灯也没来得及开。

一瞬间,肖战掐着手机,盯着于严在昏暗中却反了光的金丝框镜片,气场幽幽强大,让他下意识的抿住唇,直直的盯着他,仿佛在观察他的下一步动作。

车内的气氛突然不太一样。

于严淡淡勾起唇,快意闪过眼中,松开了手,又安抚又开玩笑的拍了拍肖战的头顶:“这么紧张干什么。”

“我没有吧。”

“眼睛都要瞪出来了。”于严似笑非笑的坐直,系好了安全带:“眼睛太大就是容易让人看破。”

肖战眨巴眨巴眼睛,派然自若的打了火,总觉得在于严面前,他就是个什么都瞒不过的小屁孩,明明差两岁而已。

 

一阵感觉起来匆忙的微信语音打断了车内奇怪的氛围。

肖战开着导航看见了王一博的来电显示,他瞥了一眼闭目养神的于严,断了导航单手接通电话。

“我还以为你丢了。”

王一博头一次阴阳怪气,肖战不明觉厉,倍感奇怪。

“啊,音乐剧时候手机没电了,我在开导航。”肖战顿了顿:“我不是告诉你我看完了吗。”

“然后就没声了,我以为你在门口被人绑架了。”

“……啊?”肖战砸吧砸吧嘴,余光看见于严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将自己的手机开了导航贴心的放在了手机架上供他观看。

王一博那边没了声音,倒是有几声似乎是欲言又止的叹息。

肖战一时间升起了担心之意,眉头无意识的皱在了一起:“发生什么事了?”

“音乐剧看的如何?”

肖战没想到王一博会问这个,如实回答:“很好啊,我很喜欢看。”

“我也挺喜欢的。”

“嗯?”

王一博深吸一口气,道:“等比赛完了,我也可以陪你看。”

“你还懂这个?”

“我懂的可多了。”王一博闷闷的声音传来,带着肉耳可听的委屈:“你当然不知道,你从来不问我这些。”

肖战一头雾水,总觉得王一博哪里怪怪的,本想回怼“你也不问我啊”,但听他这语气……似乎遇到了什么不想跟他说的委屈。

还有两天就是比赛的日子,他们马上能见面了……一切面谈也不迟,在电话里,还是不要刺激他为好。

肖战心里这样盘算着,只听王一博那边又模棱两可的问了问“要回家了吗。”

“晚点回去吧。”

“今天你住在哪?”王一博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更说蒙了肖战。

他疑惑的嗯了一声,无奈又带着好笑的气音:“我当然回南区啊,不然我住哪?你以为我住在剧院大酒店吗?”

“啊……我以为你住在那。”

“拜托,我又不是你,有家不回在外浪。”

王一博掐着手机坐在休息室,默默的翻了个白眼。白眼虽翻,但皱在一起的眉头总算是舒展开了。

 

“注意安全,爱你。”

王一博突如其来的言语示爱听的肖战心里一颤,面色上依旧平静,眼里却忍不住柔光粼粼。

王一博今天怎么这么奇怪,难不成今天受了什么打击又说不出口?

 

拿回了自己手机的于严依旧没怎么说话,和肖战你一言我一语的搭着话,目光却落在了自己微博上一个明晃晃的绿头像点赞。

他不禁佩服起来自己的这个小情敌。竟然偷偷翻到了他的微博,竟然明晃晃的点了赞,竟然给肖战打电话的时候只字不问,一字不提。他到底低估了王一博,起初以为他就是个我行我素自我为中心的玩咖,后来以为他怎么样也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一点就炸的大少爷。但现在看来……都不是,似乎,王一博比他想象中的容忍度还要高了许多、心思沉稳了许多。

一瞬间,于严有些无奈,又为自己头疼。

王一博这看起来玩世不恭忙到失踪的主,对肖战似乎颇有心思的上了心。

难道是,“日”久生情吗?

 

同屋的大远洗漱出来间王一博依旧挺尸一般的平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不禁一脸惆怅的凑过去好信的瞅了瞅。王一博在床上躺了一个多小时,不是一脸严肃的趴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什么,就是一会拿起个手机看了看又颓废似的放下。这两个动作延续到大卫看见他躺下到现在,没有其他。一时间,他不禁怀疑王一博是不是坠入情网了。

“别挺尸了一博,跟哥说说,那个小妖精让你这么上心?”大远一副过来人的架势,盘腿坐在了标间的另一张床看着他。

“啧。”

“真是啊?”大远瞬间惊起,满脸的惊讶:“我以为你是玩玩呢,这次是哪个这么牛逼,竟然……”

“我看是他在玩我。”王一博幽幽的打断了大远的话,翻了个身继续挺尸。

“啊?!”

“不是吧兄弟,你这一长脸不就是渣男的脸吗,一下子正经起来我总觉得是在暴殄天物!”

王一博深吸一口气,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暴殄天物是这么用的吗?

他狠狠的瞥了大远一眼,干脆翻了个身背对他嘟嘟囔囔:“我再不正经一点,人都要跑了。”

只言片语,信息量却是巨大。

大远一不做二不休,十分好奇的拽着抓狂边缘的王一博问东问西,打着帮他出主意的名头拽着他让他如实招来。王一博思考半天,知道大远的女朋友要变成未婚妻,便觉得还算靠谱的简单跟他叙述了一遍。

末了,大远一拍脑门,贼兮兮又狼心狗肺的无情嘲笑王一博:“哈哈哈哈……我看你这小男朋友手段高明啊!把你钓的团团转!明知被钓还这么心甘情愿的,我看他也是第一人啊!”

王一博懒得狡辩,什么小男朋友,虽然不太恰当,但是肖战确实看起来少年感十足。撇去年龄,他做的这些事也让人猜不出是个快奔三的成熟男人的手段。

他内心默默流泪,觉得自己栽的实在是没救了。

但纵使王一博内心泪流满面,表面依然是个酷盖。他冷哼一声,翘着二郎腿平躺,再次拿出了那个凡事都胸有成竹的狂傲气势:“我是心甘情愿,我也能让他心甘情愿。”

大远不禁瞪大眼睛,换做之前的王一博,哪回谈什么自己心甘情愿,心甘情愿的永远是别人,他只管全盘接收潇洒脱身。如此反差……大远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

不是给他的,是给他那个小男朋友的。


评论(33)

热度(372)

  1. 共2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