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小格

只写爱情💓屏蔽章节看微博/扣站 同名 有事私信

渣男翻车现场17

  依旧感谢家人们的不离不弃!!

-

 翻车了

-

日子还是照常的过,肖战最近忙到飞,熬夜加班是常事。王一博跟着车队临时去了别的城市,去的匆忙导致已经到地很晚才想起来告诉肖战他晚上回不去了。

肖战在电话里只是简简单单的“哦”了一声,但看着桌子上热腾腾的两人餐时……又觉得心里有点不不是滋味。

他微微皱起眉头,敏感的捕捉到了自己心底的异常,不禁暗骂自己是不是做饭做习惯了,那人不回来还沮丧起来了。

王一博不知道,肖战当然自己也不会说,默默的坐在餐桌面前独一人人享用起了丰盛佳肴后连碗都懒得刷,只是将剩饭菜放进冰箱就再次投入工作中。

一来二去的,他又彻底恢复到了独自一人的生活,再次回到了连饭都不吃的独居生活。饿了吃零食吃水果,或是下班随便在附近吃一口,甚至连平时会和王一博一起吃的餐后小甜点都懒得买来吃。倒是在加班的深夜,会多喝几杯好酒。

活了快三十岁,突然发现一个人……似乎是没什么乐趣,连生活的生机都流失去了。起码,没有王一博碎嘴般的跟前跟后,他一动也不想动,除了工作就是疲惫的回家,大半部分时间都被st的管理占去。

 

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是他好歹清楚自己心底有些依赖王一博……更清楚那个人,靠不不住。

“没有王一博的日子,你一直都是这样的。怎么现在你好像是刻意转移注意力一样?”曹乘说话一向直白,看着肖战“自我麻痹”式的状态不禁担心:“你不是说心里有数吗?”

“我当然有数,不然我现在还能安稳的坐在这?”肖战头也不抬的看着手里的文件,一副高冷的派头。

“要是王一博在离开你的第一时间就告诉你他有一段时间不回来,你是不是就会安心点?”

“是吧。”肖战顿了顿,自嘲的勾了勾唇 :“但我知道,他并不会,我也不抱希望。”

“说话的时候比谁都清醒,深陷其中的时候比谁都要命。”曹乘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只是自觉的接过肖战手里的文件,与他一同参与工作上的内容。

 

这样过于理性的麻痹自己的后果就是——胃疼的毛病又犯了。

肖战在床上疼的直不起腰,一边庆幸是周末不会耽误太多事情,一边埋怨自己的铁人烂胃不再是“铁人”,而变得娇气了。

和王一博在一起的两个月里,因为对方身体机能的需要,他跟着王一博早饭不落晚饭药膳的滋补着,潜移默化的养了两个月再没犯毛病之后……在这几天昼夜颠倒饮食不规律的糟蹋下,又华丽丽的受损了。

反弹的伤比陈年旧伤来的猛烈的多,起码——他已经好几年没有像现在这么疼过了。

“死王一博……”

肖战疼的面色发青,心底对王一博的怨恨更加沉重起来,想到不辞而别,又想到离开一周对他不闻不问的样子,无处可发泄的委屈和难受全部接着这个机会变成了骂人的字眼。

他咬着牙,紧嘞着自己的腹部趴在床上,将自己缩在了被子里独自忍受,祈祷疼痛快些消减、又或是让他疼到麻木,总之……让他好受些就行。

 

门外门铃骤响,肖战没力气起床,迷迷糊糊的潜意识里只想着“王一博有钥匙,密码锁在他入住后换的,没其他人知道他住在这”,便不再去管,任由铃声去蔓延。

 

“咔哒”

门被打开的声音吓了肖战一跳,转而就听见近来那个人明显是打着电话又匆匆忙忙。

“不是啊,你家也没人啊,我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开门。”

“我已经进来了……有人吗?你看真没人,你别吓我啊王一博……你这密码是什么啊,也不是你生日啊……你要的装备在哪呢?”

“卧室?哦……哎王一博,你不是都回家住吗?什么时候这多了这么多东西……行我知道了你挂吧挂吧,我找到了给你发照片啊记得看!”

 

肖战听不是坏人,皱着眉缩在被子里,却听见他要进卧室的那一刻瞬间紧张起来。

正犹豫着怎么能不尴尬的碰面,就听见门口传来一声惊悚的惨叫——

扬天:“卧槽——”

肖战探出了个乱蓬蓬的脑袋,索性也懒得纠结了,艰难的爬在枕头上无精打采的看他无语:“……”

“你你你你……肖,肖老板啊?”

“……是。”肖战虚弱的发出了个气音,强忍着爬起来坐在床上干笑。

扬天面色古怪半天的看了肖战半天,一副进屋也不好,不进屋也不好的架势在门口踌躇半天,一下子有些结巴:“我,我来找一博说的装,装备……一个黑色的盒子上面说是有一个闪,闪电的标志。”

肖战指了指不远处,哑着嗓子:“衣柜第二层抽屉最里面。”

“啊……”扬天更古怪了,却麻利的进屋拉开抽屉去翻。

半响,他听见身后浓重的吸气声混杂着隐隐约约咬牙一般的询问:“他没告诉你我在这?”

“……”扬天不傻,听得出这话怎么回答都不太妥当,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的装作听不见,认真翻找。

半响。

“找到了!谢谢您啊肖老板……对了,您刚刚说什么了吗?”

肖战脸色苍白的摇摇头,一声低笑摇了摇头。

一个装没问过,一个装没听过。

只是扬天看得出,肖战那个表情……未免太苦了点。

 

其实,他还想顺便问问王一博干什么去了,什么时候回来。或许人在生病的时候最想要依赖别人,但……这样问与不问好像都是自己心里戏太多而已。

一时间,他只觉得疲惫至极,没再管扬天说什么做什么,只是下意识倒下去沉沉的睡过去。

 

一觉醒来,纯白天花板刺得他有些睁不开眼,紧接着,淡淡的消毒水味就钻进了他的鼻腔。

肖战动了动身子,这才发现自己吊着点滴,口干舌燥,苦水上涌。

下一秒扬天就从病房门口进来,看见肖战转醒明显的松了口气,连紧张的神情都舒缓许多。

扬天:“肖老板你终于醒了!”

“你送我来的……?”

“对啊,你直接晕在家里可把我吓死了,医生说你太疲劳又急性胃炎发作……幸好我发现得及时——不过你别担心哈,王一博明晚就回来!”

“他?”

“对,你醒了我就走了哈,我让王一博联系你。”

肖战张了张嘴,一瞬间有些摸不着头脑,却还是选择什么都不问的道了谢看着对方离开。

 

果然,下一秒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屏幕就亮了起来。

他摸过手机,微微闭上眼轻声接起电话,满是虚弱的喂了一声。

“肖战。”王一博的声音传来,一如既往的低沉。

“……嗯。”

“我不在几天,你怎么搞成这样?”

“我一直这样。”

“我明天晚上就回去。”

“不用管我,你忙你的。”

“我请了假,后天下午再回去。”

肖战依旧平淡的“为他人着想”:“那就算了,怪麻烦的。”

王一博沉默了两秒,语气带了些焦急:“……你这样我能不回去吗。”

“我又不是小孩子,怎么就——”

“肖战!”王一博加重了些语气,打断了他的话,下一秒却又明显的克制住了情绪轻声哄道:“等我回去再说,别看手机,別瞎吃东西。”

“……”肖战抿了抿唇,静默半响,默默的挂了电话再次闭目养神。

 

扬天这个人虽然是个实打实的纨绔子弟,但察言观色处世之道掌握了个十成十,小聪明接连不断,结合这两个人的状态一下子就猜出了个八九不离十。添油加醋的,他把肖战上午的美强惨状态下的苦笑描绘的淋漓尽致,在看到视频里王一博垮下的脸下又蕴藏着深情流露的浅笑,更确定了内心的想法,借机,旁敲侧击的夸了一波王一博的手段。人家也没想太多,自动就把肖战列为被王一博拿捏住的人的名单里,误打误撞的,王一博竟然因为这个事情认真起来。一句下意识脱口而出的“肖战是肖战”就把他调侃的话打了回去。

手机那头的扬天目瞪口呆的看着被挂断的视频通话,转头从病房的玻璃窗向里探了探正在熟睡吊点滴的肖老板,不仅咂舌感叹:“也不知道是谁把谁当真哝~”

 

因为这个,王一博坐在休息室冥想了半天,连集合都谎称拉肚子缺席了。

 

肖战在病房里老老实实住了一宿,第二天就打道回府,在家避免不了的拉肚子,一下子萎靡下来,倒是从工作狂的状态中解除下来,每天就在床上昏昏欲睡。

敲门声在清晨过后掐着时间响起,肖战拖着虚弱的身子开门,见昨天那位“恩人朋友”站在自家门口,手里还拎着热气腾腾的健康早餐。

肖战脸色依旧泛白,嘴唇明显褪去了青白色,站在面前疑惑的看着他:“?”

“王一博让我来给你送早餐。”

“……啊。”肖战面色上依旧不冷不热的,却老老实实的结果早餐又寒暄着让他进屋。

扬天客气着婉拒后问候了几句便离开,没一会就见王一博的留言进来:“他状态咋样。”

“也不太好,那大眼睛都没神了。”

“吃药了吗。”

“说吃了。”

“其他呢?”

“我也没好意思问啊!”扬天转了转眼珠,走出大门叼了根烟歪着嘴再次回复:“你让我来就是让我看这些?”

王一博:“不然呢?”

扬天心里暗骂一句艹,盯着王一博耀眼的荧光绿头像涂了一口浓烟,骂骂咧咧:“你他妈怎么不现在闪现回来自己看看呢!”

自作孽,他人背锅?

 

肖战迷迷糊糊的感受到温热的掌心,耳边隐隐约约的传来浓重的喘息声。他蜷缩着身子,依旧保持着胃疼的状态,浅浅睁开眼,只见王一博坐在床边,正用掌心量着他的额头。

肖战微微皱了皱眉,不太清醒的喃喃道:“我又不是发烧你量什么。”

“晚上吃饭了吗。”王一博的第一句就是询问。

“……吃了。”

“再说。”

“吃了。”

王一博发出了一个低沉的气音,语气依旧如故:“桌子上还有扬天送的外卖盒,厨房干净、垃圾桶也干净,你吃什么了?”

肖战将头缩进了被子,半响,闷闷的开口:“……没吃。”

下一秒,王一博就起身离开。

肖战一愣,还以为王一博生气了,只听厨房就传来了锅碗瓢盆的声音。如此,他心中满是疑惑,却也不想再说什么,再次静静的进入浅眠。

 

肖战拖着肉眼可见虚弱的身子,松松垮垮的睡衣外披着件外套,脸庞才两天就消瘦了不少,本就勾人的眼睛此刻看起来又娇弱又可怜,就像是个精致的易碎品。

他看着面前热气腾腾的小米粥,不禁失笑的勾了勾唇,目光看向王一博低低的唤了声他的名字。

王一博嗯了一声,目光直直的望着他,深沉见底。

“为什么这么做。”

“……”

肖战看着他不语,看着他沉默,气不打一处来的拿着反话怼他:“王少爷一向做事这么全面吗,细致深情的照顾到每个人。”

每个人三个字加重了字眼,王一博怎么会听不出他话里有话,只是,他依旧盯着肖战不语。

肖战轻轻捏住勺柄,不仅指尖越发越泛白,用着开玩笑的语气戳他的做戏:“你真就不怕翻车?”

“已经翻车了。”王一博回答的平静,依旧看着满是虚弱的戾气的肖战

:“翻在了你的身上。”


评论(19)

热度(238)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